“钓鱼嘴音乐半岛规划”问题挑剔与对策建议

2021-12-28
新闻来源: 重庆市文化和旅游发展研究会
查看次数:1729

2021-12

18

熟话说,重庆重庆,人人重庆。

因为自己是重庆人之一,故而不揣冒昧,挑剔一下“钓鱼嘴音乐半岛规划”可能存在的问题,并试着提出几点肤浅的建议,以期助推将其打造成为我心中的“国际化音乐高地”和“国际范城市地标”。

Music Peninsula

一、精彩决策

位于长江北岸大渡口区的钓鱼嘴半岛,与长江南岸巴南区的龙洲湾只有一衣带水的距离,但其发展却落在龙洲湾后面至少30年。

直到2018年3月才迎来重大转机,重庆市委主要领导在大渡口区调研时,确定由市里统筹钓鱼嘴片区发展战略和功能定位,统筹市级重大文化功能设施布局,将“重庆音乐厅”落子到钓鱼嘴半岛,并做出整合资源、整体规划的工作部署。

之后3年,在市领导持续发力高位推动下,市、区两级紧密合作,将其纳入重庆“两江四岸”城市发展主轴和“长江文化艺术湾区”总盘子来谋划,形成了“钓鱼嘴音乐半岛”规划成果。


二、问题挑剔

据近期媒体报道,钓鱼嘴音乐半岛总用地面积26.96公顷,总建筑面积18.31万平方米,将围绕长江音乐厅、长江音乐学院、长江音乐博物馆、长江音乐广场、长江音乐营、长江音乐台六大功能性项目,形成环绕式“音乐+”产业布局,“打造国家级音乐产业基地”。

这个规划,粗看的确中规中矩,细究则嫌美中不足。至少有以下4个问题需要认真研究解决。

其一,目标定位偏低。“打造国家级音乐产业基地”这个目标定位,忽略了对重庆建设国际大都市、中国内陆开放高地、国家文化强市和国际旅游目的地等上位目标的深刻领会和具体呈现。

其二,全局意识偏弱。整个规划缺少对长江对岸巴南区龙洲湾的价值和作用的关注和利用,忽略了对长江艺术湾区应该两岸联动这个城市哲学的遵循,也未能体现对产城景融合这个城市美学的追求。

其三,形象思维偏薄。对长江音乐厅等主体建筑的造型设计,虽然花了许多心思作了渲染,但看似炫彩,实则眼熟,严重缺少音乐符号和造型创意。

其四,运营逻辑偏浅。诸如长江音乐博物馆、长江音乐广场、长江音乐营、长江音乐台之类空间组合,虽然使用了排比句、韵律感等修辞手段,但缺少对音乐事业与音乐产业的贯通了解和融合思考,缺少对未来运营管理模式的预见和启发。


三、对策建议


总体说,一是确立“国际音乐半岛,重庆封面景区”的目标定位,二是将巴南龙洲湾作为联动空间纳入规划范围,三是强化音乐形象思维和建筑造型创意,四是重视运营逻辑导入和可持续发展担当。

具体讲,提出以下5点建议,也可以说贡献5个小点子。

一是优化音乐空间组合和主题建筑设计。

在品牌预设、名称炼取上从实际出发,宜重庆则“重庆”,宜长江则“长江”,宜西部则“西部”,宜巴蜀则“巴蜀”,宜钓鱼嘴则“钓鱼嘴”。

鉴此,在空间组合上,可以将“重庆音乐厅”“长江(或重庆)音乐学院(含附属中、小学)”、“西部乐器博览城”、“巴蜀音乐广场”、“钓鱼嘴音乐街”等5个项目作为整个音乐半岛的支撑体系。

在建筑设计上,可以设想采用“巨型钢琴”+古琴、编钟、虎钮錞于、洞箫等符号,组合形成造型创意建筑集群,将其铸造成为类似或超越埃菲尔铁塔、悉尼歌剧院那样个性鲜明的城市文化地标,真正让人过目不忘、由衷向往。



巨型钢琴

Giant piano

在审美追求上,彰显“产城景融合”理念,借鉴“独坐敬亭山,相看两不厌”的审美视距意识,要让天下游客必须到对岸龙洲湾打卡取景,把钓鱼嘴音乐半岛“全景图”“立体画”传遍全世界。


二是强化音乐生活街区配套建设。

建设10000张宿位以上音乐类大学生宿舍,3000张宿位以上音乐附中学生宿舍,1000张宿位以上音乐附小学生宿舍。

建设500套规模以上的国际音乐博士硕士公寓,面向全世界延揽高学历青年音乐专业人才免租入住,从根本上、起点上为长江(或重庆)音乐学院建设高素质、国际化专精尖师资队伍奠定基础,避免落入从别的音乐院校和团体机构引才、挖才、盗才的俗套。

建设大型乐器博览城(而不是所谓长江音乐博物馆),打造中国西部最大的音乐器材展示交易中心,使之成为具有世界影响力的音乐产业园区。

建设融观光、休闲、体验、交际、娱乐、餐饮、客宿于一体的音乐消费街区,营造浓郁的音乐社区氛围和人间烟火气象。


三是植入重大“双循环”文化项目。

引进中国对外文化集团公司西部基地项目,使其成为辐射长江流域、引领西部地区、连接“一带一路”的对外文化艺术交流中心(笔者为此多次以志愿者身份与北京和大渡口区方面有关人士沟通,均受到鼓励)。

做实做强所谓“音乐广场”的功能效用,整合重庆文化艺术节、四川文化艺术节资源,创设一年一度的巴蜀文化艺术节,建立川渝两地“东开幕西闭幕、西开幕东闭幕”的双城共办模式,将钓鱼嘴作为重庆主会场,成为“巴蜀文旅走廊”的重要节点。同时,采取年历化、开放式运营,使之成为重庆城市形象推广中心、全国文旅融合发展样板(从本人曾经主持策划和统筹实施“重庆文化艺术节”“中国戏剧节”“中国杂技艺术节”“亚洲艺术节”的经验和心得看,具有必要性和可行性)。


四是落实主城中心区域长江两岸一体化发展战略。

通过索道、渡船、桥路、隧道等设施,实现大渡口钓鱼嘴与巴南龙洲湾长江两岸城市组团之间相互拉动,解决钓鱼嘴江段两岸共生共荣同步协调发展问题,形成完整意义上的“长江艺术湾区”格局。

这样还可派生一个效能,从巴南龙洲湾方向拍摄“长江艺术湾区,国际音乐半岛”,将大大超越“悉尼歌剧院”“肯尼迪艺术中心”的整体感、立体感,使之成为重庆最具现代化、国际范大都市气韵的“窗口级文化地标”和“封面级旅游场景”。


五是构建“人人重庆”集思广益机制,提倡“为官不限一任、造福不限一方”担当。

例如,将过去20多年历届市民建议获奖者代表聚集起来,发挥其建言献策、集思广益的“土秀才”作用。市里在规划建设重大文化功能设施的时候,可以前置一个征集民智环节,听听“土道士”“土和尚”念的经。

又例如,像当年李鹏同志那样,退位以后依然心系三峡后续工程和重庆持续发展;像当年黄镇东同志那样,回京以后依然支持推动重庆大交通建设;因而希望现任市领导,今后无论身处何方,也继续关注支持和推动重庆打造国际大都市、国家文化强市和世界旅游胜地!

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,如需删除请联系我们!


END


作者简介


郭道荣,男, 1953年出生于重庆长寿黄草山中,曾遭逢三年自然灾害几死一生,1971年“文革”期间初中肄业原村务农,1977年底牯蛮参加那届历史性高考后始出山门,前后历经教师、编辑、记者、秘书、镇长、文化局长等29个辛苦岗位。1984年入党,1994年获评副研究馆员,2005年获重庆市政府人民建议一等奖,2013年在副巡岗位退休,2016年忝列中国音乐文学学会常务理事,2019年充任重庆市文化和旅游发展研究会秘书长。



落雪见晴天

整理 | 杨再忠

责编 | 戈   笛


扫码关注我们
文心雕旅
重庆市文化和旅游发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