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陵沐清风,诗教喜重光——《鹿鸣书院古诗诵读基本篇目》 序言

2024-06-12
新闻来源: 重庆市文化和旅游发展研究会
查看次数:1777

点击蓝字 · 关注我们

风雅而育大写人,诵读而为时代范,校园而成风景眼,英才而兴僻远乡,斯鹿鸣书院之大观焉。


鹿鸣书院,地处武陵山深处之彭水县鹿鸣乡小学校内,以振兴桑梓为己任,以作育人才为宗旨,以传承国学为使命,以诵读诗经为特色,配置诗经主题之图书馆、植物园、广场、长廊,扬教苑之新风,增山乡之亮彩,诚盛事也。捐资赠书,献智出力,或为爱乡之俊贤,或为热心之友人,洵善举也。


彭水鹿鸣书院

或曰,语文者百科之母,经典者语文之根,古诗者经典之要诵读者古诗之钥。诵诗而启灵思,育才而兴乡,鹿鸣书院之创置,用心苦矣,用情深矣,用力勤矣。


诗教之行,源远流长,修德润才,功莫大焉。惜乎诗騒零落,大雅不兴,诗为何物,不求甚解者众矣,诗之特质,茫然不知者众矣,诗具何用,似是而非者亦众矣。


诗为何物,古有胜解。诗之造字,从言从寺,言为义符,义表心声,寺为声旁,义兼官署,盖诗之本源,乃官署之文也。《尚书》云“诗言志,歌咏言。”《毛诗序》曰“诗者,志之所之也,在心为志,发言为诗。《说文解字》称“诗,志也。”《沧浪诗话》谓“诗者,吟咏情性也。”由是观之,诗志也,志即诗也,诗者发言之志也,志者在心之诗也,诗之与志,一而二焉,二而一焉。诗既为志,志为何物,志之含义,可得而言。志之造字,上止下心止为声旁,义兼走向,心为义符,旨乃心思,盖心之所趋,乃人之志向也。故诗之定义,简而言之,言志抒情以达心声之韵文也。


诗经

诗为美文,形神丰美,诗之特质,数美存焉。一曰精雕细琢有词彩华茂之美;二日平仄押韵,有音律和谐之美;三日情景融合,有意境超迈之美;四曰思想深邃,有蕴藉含蓄之美;五日情感温厚,有宽仁儒雅之美;六曰善用比兴,有联想丰融之美;七曰警句迭出,有新颖奇妙之美;八曰诸法并用,有修辞考究之美,古贤作诗,大率如此,各擅其美,美不胜收。今人读之,或如荔枝,甘芳盈颊,或如食橄榄,回味隽永,味虽殊异,其美一也。


诗具何用,孔子重之,兴观群怨,事父事君,多识物名,不诗无言。然以今论之,功用盖有数端。一者赏读名篇,可助文字之锤炼;二者兴发感动,可励志向之弘毅;三者熟读深思,可促精神之升华;四者沉洽风雅,可辅气质之涵濡;五者含英咀华可佐审美之愉悦;六者灵思妙想,可兴想象之奇幻;七者诗以载道,可资人格之修养;八者天光云影,可增智慧之启迪。诗之功用,远不止此,得其一二,即可受益终生也。


诗之功用,丰盈如斯,诵诗之风,久行士林。或高声朗读或密咏恬吟,或抑扬顿挫,或激昂宛转,或因声见情,或传情发声,非诵读不得其阳刚之风神,非吟咏不得其阴柔之幽美,遂乃声与景合,情与义通,渐入佳境,神气活现,是以诵读吟咏,由来已久。雅言诵诗,始行于周,吉甫作诵,穆如清风。汉赋鼎盛夜诵子虚,武帝闻之,慨然有叹。唐宋明清,通语诵读,童蒙必修,天下共遵。遽尔诗教衰颓,诵读渐废,雅道不传,识者叹之,鹿鸣书院之兴也,崇奉诗教,传承诵风,振衰起弊,别开生面,诚大有益于吾国传统文化之弘扬也。


鹿鸣书院一角

大雅不作,诵读久息,重启吟哦,读本为要。鹿鸣书院主事者深感于斯,精选先秦、汉魏、六朝、唐宋、元明清之诗词曲作品,合计一百又三十首,编成《鹿鸣书院古诗诵读基本篇目》以备诵读之需。浏览一过,顿觉珠玑满目,云蒸霞蔚,与中小学语文教材多不谋而合,皆意境悠远、风格清新、朗朗上口、易于成诵之佳构,诚可喜可贺之盛举也。


鹿鸣呦呦,荡荡山谷,诵声琅琅,青青蒙童。诗以励志,志以广学,学以养才,才出无穷,惊诗教之重启,滋九之奇葩,一校而百校,一乡而万乡,民由是而智,家由是而足,乡由是而兴,国由是而强,此深望于鹿鸣书院焉。是为序。


公元二〇二四年仲夏谷旦

作者简介

李永明 重庆市文化和旅游发展研究会会长、重庆旅游与文化研究院院长。


END


扫码关注我们

文心雕旅

重庆市文化和旅游发展研究会